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23-01-28 10:29:42 李玲:空瓶子
    老刘已经退休两年了。退休前他是处长也就是单位的一把手。老刘没事的时候喜欢喝酒,但从来没有因为喝酒耽误工作。上级领导和同事们都说老刘真行喝酒不误事。老刘还喜欢收藏酒瓶子,时常喝完酒都要把酒瓶子拿走,就是出差在外地也要想方设法把拿到的酒瓶子邮寄到家,久而久之家里就...   [阅读全文]
    2023-01-17 01:52:27 斑鸠:屋顶上的男人
    </h6></h6></h6>我爬上阁楼,推开关紧的门。</h6>因为长时间没人打扫,空气中充满灰尘的味道。一些角落也被虫子占据,密密麻麻,纱窗一样地布满了蛛网;地面上也堆满了各种杂物,像是个寂静的坟场。我环顾四周,看见床底下的一个长箱子。它是唯一显得平整的,、崭新的,金属制的把...   [阅读全文]
    2023-01-11 10:39:00 杨红君 :生活的牧歌
    一、走出象牙塔临近大学毕业的时候,压力非常大,面临找工作的问题,不得不挖空脑筋搜索记忆中每一个可能在求职方面给予帮助的人,厚着脸皮去大大小小的用工单位去推销自己。云南是全国有名的旅游大省,我的专业属于旅游管理专业,当时比较热门,旅游管理人才也比较走俏,我总以为...   [阅读全文]
    2023-01-05 10:36:34 胡赳赳:中年危机
    穆兵从地下室搬到阁楼上,花了二十年。所以这么推算,他应该已经四十二岁了。大学毕业时,他实在无路可去。找工作并不顺利,几个室友,纷纷干起了销售。他不是干销售的料。沉默、内向、气质逼人。做个外科医生,才是正途。于是乎他给医院投简历,有一家录用了他。但很不幸,那家医...   [阅读全文]
    2023-01-02 04:14:09 杨宁宁:洛英的婚事
    1晌午,洛英要到南滩割草。要跨出门的时候,娘在屋里喊:多割点猫爪秧、牛筋草,兔子爱吃。洛英应了一声,轻轻带上门。南滩,南滩,洛英走着走着,觉得身子越来越轻,脸颊也越来越红。在洛英心里,南滩的草快成她的媒人了。日头正毒,洛英站在南河的岸上,四下张望,看不到一个人...   [阅读全文]
    2022-12-26 08:01:16 王竣:紫葡萄
    味道酸酸的,颜色是紫的,我的初恋----紫葡萄。葡萄是藤本植物,茎有卷须能缠绕他物,叶子象手掌,花小,黄绿色,果实也叫葡萄,圆形,可以吃,也可以酿酒。一筐筐葡萄酿窖了一坛坛红葡萄酒,红葡萄酒陶醉了那个紫色的初恋。葡萄架下,有一位英俊少年嗓音高亢宏亮;还有一位单纯少...   [阅读全文]
    2022-12-19 04:01:03 陈美霞:九重葛
    一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然而在岭南地区,清明时节却不乏风和日丽的日子,那一簇簇的九重葛从院子里探出头来,花朵娇俏艳丽,粉嫩可爱,花枝摇曳,在风的节奏中上上下下,好像在向行人打招呼。我最爱九重葛,总忍不住折下一枝来,插在花瓶里,细细欣赏。我心知爱这九重...   [阅读全文]
    2022-12-12 08:32:57 黄舒然:九铃间
    又是一年立夏。南方的立夏似乎总是这么热,青石板都不那么清凉,往日撒着欢儿的小狗萎靡了些许,吐着舌头,耷拉着脑袋。“以前,似乎没有那么热的啊。”古叶是南铃镇最年长的长者,她的喃喃自语似乎没错。可是一问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若影若现的变化,就像她也不知道为什...   [阅读全文]
    2022-12-06 09:33:53 唐风:窑娃
    一、三娃子小火车哐啷哐啷,三娃子狠狠的往巷道里唾一口,师傅大魁在前面扭了一下头,昏暗中看不清表情,只头顶的矿灯一晃,三娃子装憨不吭气儿,闭上眼,听凭小火车摇摇晃晃滑向地下三千米。脑海里冒出娘出门时的叨叨:“三娃子,要听领导话咧,学你爹,安安生生的。”瞥一眼院子...   [阅读全文]
    2022-12-01 01:54:11 胡晓畅:烛光碎片
    夕阳渐落,余晖映在家门口的池塘,里面的鱼儿像是在热汤中煎熬。少年牵着牛疾行在回家的小路上,他知道今天回家迟了。等少年将牛送回牛棚,他看见屋里已经起了灯,厨房还有光亮,少年想她们应该还没有吃完晚饭吧。少年的父亲已经多年没有回家了,在妹妹两岁时,父亲便南下打工,先...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