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10-10 09:26:52 强烈推荐:朱文——无负今天
    北岛当面问我,能不能为《今天》四十周年纪念专辑写点散文?我不能拒绝,但心里还是暗笑了一下。在我写作的九十年代,他正全世界忙着搬家呢,当然无从听说我的那个小笑话。刚辞职时我感觉良好,一时还分不清没有牵挂和一无所有。朋友劝我为报纸副刊写点散文,说那样可以挣点快钱,...   [阅读全文]
    2023-01-28 10:31:15 王必胜:彭山的高度
    彭山,不是山,是四川省眉山市的一个区名。古时称武阳,建制始于秦,至今已有2300多年。位于四川盆地西部、岷江中游,为成都平原半小时经济版图和生活圈所辐射。彭山辖区有一座高逾六百米的彭祖山,古称彭亡山、彭女山,因三千年前的一位殷商时代的彭姓贤士而得名。这里传说是千古...   [阅读全文]
    2023-01-28 10:30:06 蔡欣彤:老房子
    我起源于一所房子。它不算老家,是父亲工作单位的房子。听说,在我出生前,一家子随着父亲工作调动四处迁徙。之后,我来了,父亲工作也瓜熟蒂落,在一个小镇上,我们一家四口就这样展开了生活。小镇名叫“客路”,很多年后我发现了一首古诗“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小镇突然亮...   [阅读全文]
    2023-01-19 10:18:37 李亚强:我另外的一条路
    1、当两片厚重的白云将村子遮盖住的时候,我正在打麦场的一棵杏树的枝桠上,细细的枝头上突兀地挂着一颗熟透了的果子,黄橙橙的,似乎比我吃过的任何一颗都大,麦子已经收完了,杏树已经一贫如洗,成为名副其实的杏树而没有任何果子。不知道是二弟还是三弟,在放驴经过打麦场的时...   [阅读全文]
    2023-01-19 10:16:44 唐呈:母亲的眼眸
    每每想及母亲,脑海中总会闪过她那双小小而炯炯有神的眼睛。她的脸庞上有一层细如发丝的皱纹,眼皮稍往下垂,小小的眼睛就变得更小了。假如她笑起来,眼睛就只有一条眼缝了,脸上绽放着乐呵呵的神情,也写满了她幸福、豁达而开朗的个性。母亲的眼眸就像太阳河畔潺潺的流水一样清澈...   [阅读全文]
    2023-01-17 01:53:34 欧阳杏蓬:乡关
    我总以为,乡关就是一脚踏上长途汽车门,回头过来,独自跟弟弟挥手的那个时候。宁远开往广州的班车,通常是五点左右检票上车。弟弟当时在二中上学,是我在小县城里唯一的亲人和熟人。二中离汽车站不远,可以说是在斜对面。有这个地利方便,我去了容易找他。弟弟日用非常有限,我们...   [阅读全文]
    2023-01-13 04:53:55 简梅:衔泥
    春天,燕子又飞到古巷人家前,那些不知往返多少次垒成的泥窝,安在屋檐底下,给人一种祥瑞的希冀。乡村错落的电线,成为燕子时而停歇、时而嬉戏的琴谱。窸窣的脚步声,三三两两照面回荡的乡音,间或混合燕子的啼叫,催生了青瓦上的苔花绽放。走过多少时光的古街,依然显出别样的从...   [阅读全文]
    2023-01-13 04:28:24 故乡的年味
    腊月二十七,鼻子下方烂了一块,原因是吃火锅上火所致。我是腊月二十五回到老家过年的,仅两天时间,就把自己吃成了烂鼻子!不这样才怪呢。回家前,父母就已经准备了各种各样的过年物资,兄弟姐妹都回来了,吃饭时站的站,坐的坐,堆盆大碗一大桌子菜,一大桌子还坐不下的人。吃得...   [阅读全文]
    2023-01-11 10:54:46 徐祯霞:冬日的树
    蓦然抬头,眼前一片空旷。昨天还笼罩在头顶的树,今早却齐茬茬地成了碗口粗的树桩,一律棕黑色,若一只只巨形的手伸向天空,仿佛想要抓住什么似的。这些树是河西长廊边的柳树,这些成型成行的柳树,都有10年以上的树龄了,它们精壮旺盛,以它们的柔美与飘逸,装点着一座小城的婀娜...   [阅读全文]
    2023-01-11 10:40:58 段家军:梅子
    一与梅子相识,源于一本杂志的征友启事。杂志是我自费订阅的。在浏览于精彩文章的同时,也不忘欣赏其下角儿那些短短的征友诗。有那么一期,我看到了梅子的诗。短短的一首诗在瞬间就吸引了我。我不自觉的拿起笔,写好一封短信后,按着诗后的地址寄了过去。时隔不久,梅子回信了。就...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