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理论在场 >> 刘合军:诗意与画面的立体呈现 ——读徐汉洲诗集《水的样子》
    刘合军:诗意与画面的立体呈现 ——读徐汉洲诗集《水的样子》
    • 作者:刘合军 更新时间:2024-01-22 09:42:5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831
    [导读]徐汉洲,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1980年代中期开始写诗,先后在《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潮》《绿风》《中国诗人》《山西文学》《安徽文学》《长江文艺》等三十余家文学刊物发表诗歌/小说作品近三百余首/篇。部分诗作连续入选2017/2018/2019《中国诗歌排行榜》、连续入选2019/2020/2021《中国当代诗歌年鉴》等选本。


    诗人徐汉洲先生是一位从事酒业的敬业者,因为爱酒,同样就更爱水,因为爱诗所以就有诗歌远方和《水的样子》,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自己。什么是水的样子呢?是天山之水,黄河之水,长江之水还是繁衍生命的母亲之水呢?当我捧读《水的样子》诗集之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大海,是奔腾的涌动之海,是一个航海者驶向浩瀚的一叶风帆,是以文字与睿智的语言弹奏出的、永不停歇的波涛、唱响的“水”的音节,是穿越时代的一滴墨。

    我一直认为诗歌是有着思想与灵魂的生命力的,它像秘鲁诗人:塞萨尔·巴列霍所说,“诗是生活的色调,生活的祷文”一百多年来我们随着世界的脉动,渐已“自动”进入新诗年代,而时代的变迁要求我们的是跨越和克服现实中“环境”障碍,使用“合理”而又能表达出真诚与忠实的、在乎合集体规则下,将生活中的语言诗歌化,艺术化。

    读到徐汉洲先生的作品你能发现他在诗歌构思与创作中的“资料”所发生的以物拟意,以象抒情的朴实并带有激情和不同寻常的洞察力与新思想,从而充实和升华诗歌中的人文色彩与诗歌魅力,再辅以深厚的、丰富的阅历而显现其个人书写的特质。读一个诗人的作品就是读他的生活,人生,思想与灵魂在社会中的发现与思考的叩问,我在与诗人的写作感受与体验相互交谈中他是这样说的,只有对某一事物和场景激发出真正灵感的时候才动笔,否则他不会将没有“灵光”的文字凑合而去完成无味的创作,让文本“泛滥”,由此才能达到追求题材精炼意蕴丰富,使诗歌语言空间变得更有活力和张力,寓景于情,情境交融的效果,进而写出自己诗的——大世界。

    在读到本诗集开篇第一首《小荷》时,此刻,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种以物拟意的立体场景,他给读者带来的活的、新异脱尘的语言冲击,一个小小的场景被诗人发现并拟用灵巧智性和有趣的鲜活力,表现出诗者明心的心见性,“我喜欢这支绿/看它像画卷徐徐展开”之后他又“我把双脚伸到水里摆动/惊散了鱼群”这种“种入”润之自然地融入自我、使诗的画面灵动起来,这就是诗人倾注于情感的真情写作,由于写作形式的朴实而让读者随之感染和理解诗者的心迹,从而达到欣读者互融的共性。

    读《沙漏》以此为题材的不少,但徐汉洲先生笔下的沙漏有不同于以前读到的“沙子暗藏玄机/暗藏岁月无声/暗藏时光之钟”在这里我们读到诗者所呈现的是海量的信息,含有岁月的自然与创造,存在与生命,并以哲思的语言导出沙子与星星的互文关系,“每一颗沙子的撞击/就是每一颗星星的撞击”诗人在沙子与沙子的撞击中听到了什么呢?是石头开花的声音吗?是打造的铁件焠火的声音吗?从这种诗行的表现里你可读出诗性的破折与诗歌形式的认同与美感,它给人以无界的启示以及事物的本身和以外的指向与探索,它的指向是“沙子掌握规律/在某一刻,铩羽重生……”

    读《如果可以》这首诗有他独具的风格,诗人以叠加的拟意和喻指,将雁阵,白云,江河与母乳秋风,草原与森林,来寄情展露感恩的大胸怀,我们同处于喧嚣的时代,难得有如此凝重而又纯净的认知,这是诗人发自诗心本身所吟唱的非虚构的声音,他用觉醒与反哺来“割下几缕月光/编成琴弦/把时间谈出雪花/把雪花弹出白发/把白发弹出沧桑”从这首诗的追索与意化之境到反哺之心,我们读到诗人以’假’想为诗性、以大爱为始终所倾注的明晰之意,也是华夏知恩图报之传统美德,如大哲学家,语言家尼采所说: “感恩即是灵魂上的健康。”诗人要的就是健康灵魂,直达到通神的意境。

    读《踩曲》整首诗饱含叙事特色的诗歌艺术,并以深入生活的观察力记录和发掘出灵性而又出于真实的题材,它唤起人们对大自然与劳动场景和生活的热爱,这是来源生活的细心与艺术延伸的写作。“这些麦子饱满得疼痛/就像孕妇的乳房……”俄国女诗人阿赫玛托娃所说: “诗歌就是对它自身的引用。”诗人以观察与意象产生画面中的强大现场感和语言冲击,进而形成语义上的“立体”感,拓展了诗的意境和诗的主题,进而快速提升了读者对事物的关切、联想的共融和互动,“端午节这天/家家户户夜半起床/镶嵌在两岸的一座座小山村/灯火通明/一筐筐被催眠的麦麸……”这灵动的场景和恰到的拟喻在诗人的脑海激荡出另一个诗画的世界。“百年如一的踩曲/年复一年/在躁动的初夏/一年的造酒生计开始了。”这踩曲的画画里足以蕴含诗人与酒之缘和与酒之爱,也刻画出为酒业劳作的人们对生活与幸福的追求将生生不息。

    读《没见炊烟起》炊烟是什么,是灵魂的火焰,是游子的心魂和岁月的牵念,是人生的一个永远无法抹去的梦,这首诗里诗人“巧”用“小翠的记忆里/炊烟总是在晨曦和夕阳中/从家家户户的房顶升起/炊烟像一条条飘扬的带子……”这带子系着什么呢?除了炊烟,还有村庄过去的喧闹不再和稀落的犬吠与飘过窗边的月光,当背井离乡的小翠回到村头“小翠识得自家的炊烟/像白云一样白,像鹅毛一样轻/她闻到自家炊烟里的香……”诗人把思念的重写得像像鹅毛一样轻,把一首饱含沧桑与分离思念之苦的诗加上了一重生活中的暖色调而稀释人间的太多不幸与情感中的痛苦,这种分离与不幸读起来是不是会同样的让人窒息,这就表现出了诗者超乎平庸的一种个人书写体量的显著性的特质,从生活中挖出闪烁“阳光”的亮点。

    诗人自己是自己的最后之神,所有通向诗歌的语言都是“神”的语言,费尔南多·佩索阿说: “我在不为人知的灵魂深处,记录着诸多印象……”诗人徐汉洲的诗在写作上已形成“诗与意识中內在本质的自我,这就是自我者独有的特色写作,特色是自己认证自己的一种方式,他不仅仅是反映出一种观察与思考纯粹的情感,还谱以生命与生活中的灵感与艺术,诗歌与创作不只是一种方式。智利著名诗人巴勃鲁·聂鲁达说: “我过去常说,最杰出的诗人乃是每日供应我们面包的人,也就是我们身边的、不自诩为上帝的面包师。”作为诗人“唯有沿着这条人类共同的必由之路前进,我们才能使诗歌回到每个时代赋予它的广阔天地中去,我们也才能在每个时代为诗歌创造出一个广阔天地。”读到这里,我想把《水的样子》中的377首佳作留给更广泛的读者,让更多的人得到缤纷致远的赏析,收获生命与思索的“欲望”空间,从中发现和感受大海,江河所奔腾的《水的样子》。


    刘合军,诗坛壹周诗刊社社长兼主编,美国新文学编委,《全球诗人艺术家月刊》副总编,海外凤凰诗社荣誉顾问,中华文学旅游诗歌委员会首界轮值主席,中国大湾区诗汇副主席,珠海市诗歌学会副会长,《中国诗人生日大典》诗歌年选编委,《新江西诗派》组委会副主任,中国东方创作中心理事,出版个人专著《刘合军汉英诗集》《一寸人间》《锈蚀的锁孔》《丢失的钥匙》等诗歌集八部,主编《诗坛-2018》《诗坛-2019》《诗坛-2020》华语好诗榜。有1800首诗歌在国内外多种文学刊物发表,获奖若干。中国第一个后现代主义诗歌流派“北京诗派”早期代表诗人之一。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