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理论在场 >> 陈增励:一片丹心风浪里
    陈增励:一片丹心风浪里
    • 作者:陈增励 更新时间:2023-10-20 10:27:2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24606
    [导读]评长篇历史小说《时光的背影》


    长篇历史小说《时光的背影》,以万历年间,大明重臣、改革家张居正去世后蒙受不白之冤为背景;以戚继光被牵连,因而去职停薪,从广东启程回山东,期间回到祖籍地定远县永康镇祭祖的历史事实为依据,采取点面结合的描写手法,着力表现了戚继光在军事理论和文学方面的杰出成就,较为全面地反映了这位抗倭英雄的一段人生插曲。


     一、阴沉凄怆的开篇序言,在忠而见疑的氛围中塑造人物


    小说从1582年(万历十年)7月9日(六月二十),“明代唯一的大政治家”,始终坚定支持戚继光的内阁首辅张居正去世写起,用倒叙的手法,交代了此前戚继光曾去看望病重的张居正,两人的谈话中,张居正的嘱咐,犹如悲凉的钟声,在读者的心中回响,为此后戚继光虎落平阳的命运,笼罩了一层阴霾。

    “凡事要三思而行,稍有不慎,会给你带来巨大的麻烦。我走后,你不要进京奔丧,不要送祭文挽幛,也不要摘缨缟素。不论别人怎么诽谤我,你都不要出面为我申辩,万不可引火烧身。”

    一连四个“不要”,寒彻心肺,凶险至极。张居正高瞻远瞩的先见之明,跃然纸上。而尽管身为一品大将军、文武全才的戚继光领会照办,不敢越雷池一步,最终依然是鸟尽弓藏的惨淡结局。

    形势突变,时局令人窒息。张居正逝世后的第四天,御史、言官弹劾他生前所荐的礼部尚书潘晟,潘被迫下台。于是反攻倒算者又把矛头直接指向张居正。神宗下令抄家,张居正的家属被饿死十七人,其他人被流放。张以前所用的官员,轻则被削职,重则被砍头弃市。

    优秀的小说,成功之处,在于成功地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时光的背影》一书作者,准确地把握了这一创作原则:险象丛生、血雨腥风、对手强大的形势下,主人公戚继光沉着应对,明面上主动辞职,访友养病,参加文人雅士的诗歌社团活动,回归故乡祭祖,捐资兴办公益项目,以日月井明志,造福乡梓。另一方面,暗度陈仓,用部将林忠的名义,在故乡定远县永康镇购房,巧妙安排自己的妻子王老夫人离婚,带着“诈死”的儿子,瞒天过海,改名换姓,回永康镇隐居。

    山雨欲来风满楼。作为屡战屡胜、统领千军万马的职业军人戚继光,无奈地将高超的对敌作战策略,用以自保:主阵地这边,洒脱自如表忠心,动作频频;实际上另派一支奇兵,悄悄绕道化妆突围,保存力量。至此,这位文韬武略的军事将领形象,给读者留下了鲜明独特的印象。

    艰难时世,环境造就人。小说中略写的朱元璋满门抄斩功臣蓝玉、李善长的血案,无疑是第二层背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所以,文中戚继光的安排,具有合理性。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作者黄深厚,外婆家即为戚继光后人,母亲和舅舅均为张姓。

    忠而见疑,不得不令后辈换姓,在当时,做出这样的决策,对于军事家、书法家、诗人的戚继光来说,内心何其疼痛?对此,小说中既有汪道昆的举例劝说,也有定远张桥驿官吏蓝姓改青姓的现身说法。所有这些,不但拓展了作品的内容,而且再次渲染了悲凉的氛围,为展示主人公审时度势、从善如流、临机而断的性格,作了很好的铺垫。


    二、暗夜有光,良玉生烟


    疾风知劲草,人间自有真情在。在戚继光被无端打压、个人乃至整个家族岌岌可危的处境下,暗夜有光,他的好友,原兵部左侍郎、抗倭老战友、早已致仕回籍的汪道昆不惧株连,殷情邀请他来到徽州歙县千秋里松明村疗养。数月后分别,汪慷慨赠以巨资。

    读到此处,阴霾似乎散去,亮色和暖意,一览无余,给人以宽慰。同时,我们看到:张弛有度的写法,使这篇小说曲折生动,故事情节得以顺利拓展。

    在徽州汪家,他一边热心参加汪道昆主导的诗社活动,一边热情参与汪道昆章回小说《金瓶梅》创作。此外,还请他为自己的《止止堂集》文集作序。戚继光儒雅的一面,在读者的心目中丰满清晰。

    也就是在这里,他渐渐冷静下来,思考对策,派侄儿戚金提前回定远。落实一系列相关工作,妥善安排好退路后,清秋时节,告别汪道昆,登上道教名山的齐云山,追荐亡灵,祈福攘灾,然后,专程路经杭州,追忆战友;再过苏州,重温当年的“抗倭路”。最后来到江苏太仓,拜访老友赋闲居家的文坛领袖王世贞,请他为自己的《止止堂集》文集和汪道昆的作品写序。完成这一切,他才马不停蹄北上定远,回乡祭祖,从容地踏上了与先期回乡的一小队人马的汇合之路。

    将军决战,谋定而后动。从戚继光制定保全戚家方案,到一明一暗的分头实施,小说成功地突出了其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优秀指挥员的形象。而上述情节中,通过描写戚继光与当时著名文人的交往,又从另一个侧面,表现了戚继光在文学和书法方面的杰出成就,犹如良玉生烟,虽埋没于尘土,依然熠熠闪光。然而,就是这样才华横溢、曾屡建奇功的人才,却被昏庸的明朝统治集团排挤、停薪、猜忌,甚至意图除之而后快。

    友情和民众有口皆碑的敬仰中,戚继光的命运,依然暗淡,前路渺茫。这篇小说的张力,具有强烈的艺术效果。


    三、 富有个性和地方特色的语言,再现特定的场景


    书面语言是小说的载体。精准、传神的语言,无疑是小说的生命力所在。曹雪芹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荒唐言,当然是谦虚的说法,指构成其作品的语言。读者阅读文学作品,首先是通过渗透着作者感情的语言进入情境的。

    《时光的背影》一书,作者极为注重语言的运用。在渲染气氛、表现人物身份等方面,准确、富有个性和地方特色的语言,效果显著,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受。例如“黄白锡纸的灰烬,从院中飘飘然落到了院外,大门口挂的宫灯旋即换成了素灯,门前狮子型的门墩也套上了白沙布。”寥寥数笔,勾勒出了张居正死后,张家一片悲伤的气氛。

    当然,小说中最重要的是符合人物身份的人物语言。文中写戚继光与文人汪道昆谈话,不仅场景为钓雪园里对酒当歌,而且两人的对话,天南地北,引经据典,话外有话。如汪道昆说屈原:“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不怨乎?”如此语言,出于文人汪道昆之口,不但准确,而且语带双关,其对友人的关爱,正所谓一片冰心在玉壶。至于戚继光“笑笑随缘”的回答,恰如其分地表现了逆境下坦然接受的无奈心境。

    文化层次不同,职业不同,语言的风格,完全不同。文中写最基层的乡官张里长,在劝说戚继光收下乡亲们赠送的土特产和食品时,有这样急切的陈述:“街民自发给大帅送吃的,少塘(戚金)死活不肯收,让我脸往哪搁?”

    短短几句话,情意真切而富有地方民众语言特色。“死活不肯收,让我脸往哪搁?”这样的表达,是定远县民间最通俗的常用语,作者敏锐地观察生活,用在这样的场合,非常贴切。而张对戚金不直呼其名,用敬称,则表现了他不同于一般老百姓,还是懂一点官场礼仪规矩的。由此我们看到,本小说的语言,具有极强的表现力。

    总之,《时光的背影》这部小说,围绕处境艰难的戚继光回乡祭祖这一中心事件,以时空为线索,巧妙串联主人公在江南江北几个不同地区的生活场景,采取正面表现和侧面烘托的方法,完美地塑造了戚继光这位集古代兵家之大成者、杰出的民族英雄的形象。特别值得肯定的是:小说以详实的笔墨,饱满的感情,向读者介绍了戚继光鲜为人知的文学造诣,全方位表现了戚继光的人生。全文结构严谨,场面跳转自如。环境描写、人物语言、行动以及内心世界的描写,颇具功力。字里行间,不仅具有浓郁的文化色彩,而且通过对戚继光晚年遭遇这样一个侧面的截取,栩栩如生地表现了诸多鲜活的历史人物形象。同时,也深刻地反映了张居正死后,明王朝因官场无休止的内斗,已走向了穷途末路的残局。可以说,这是一部集真实性、可读性于一体的长篇历史小说。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