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理论在场 >> 吴焕唐:中国诗坛当下十大警惕
    吴焕唐:中国诗坛当下十大警惕
    • 作者:吴焕唐 更新时间:2022-10-06 01:13:4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368


    一、警惕诗歌评论。这现象非常常见了,你其实经常碰到过,当下所谓的诗歌评论,更多的都是一味地进行诗歌吹捧,更有甚者——变换各种角度、用尽各种华丽词汇,总结归纳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夸,往死里夸,夸得创作者心花怒放,夸得评论者春风得意。这些诗歌评论或者诗歌评论家对诗歌来说就是糖衣炮弹,除了悦己悦人,对诗歌的发展毫无用处。


    二、警惕著名诗人。特别是一些成名较早、名气较大的著名诗人,要警惕他们靠“名气”在诗坛“混吃混喝”。也不知道是不是江郎才尽还是懒得创作了,纵观当下诗坛,这类人还真多——成名较早,得到发表登刊这样的机会多得应付不过来,后面就“飘”了:有了一定的“名气”轻而易举地被刊物约稿,哪还顾得上作品质量如何?哪还需要花费精力追求质量突破创作瓶颈?所以这些“著名诗人”的烂作,甚至是抄袭之作就会出现在某个大刊上面,这糟蹋的是诗人,遭罪的是诗歌,糟心的是读者。


    三、警惕编辑看人择稿。值得注意的是,刊物杂志的人情稿、关系稿一直以来都有,但是绝不是一棒打死,好的作者好的诗歌,通过他人推荐和编辑慧眼,可以有效地推送到读者面前,这当然是诗歌之福。但是从这几年诗坛上发表后被曝光的作品来看,纯属是垃圾上位,不忍直视——为什么一些身居要位且诗歌写得一塌糊涂的作品能推送到我们眼前?这就是某些刊物编辑“看人下菜,看简介择稿件”的灾难性后果,我们反对这种不以文本为第一的择稿方式,我们抗议这种编辑主编只为自己做嫁衣的行为!


    四、警惕回车键式的诗歌创作。诗歌是个啥?一段话回个车就是“诗歌”?当下诗歌门槛很低,诗歌被拉下神坛,特别是一些诗坛大佬把这种回车键式的“诗歌”作为时髦的向导,批量生产,日诞几百首,毒害了不少初入诗坛的诗歌小白,也残害着读者,诗歌就这样被摁在地上摩擦了无数次。但是,读者的审美和眼光在不断提升,自媒体盛行和网络通畅的时代,一些无效地创作和口水分行,在自家庭院跟几个老基友互相欣赏也还好,一旦有人亵渎公器拿出来登刊上报,这会是给自己埋雷,哪天被曝光哪天就被钉入诗坛耻辱的史册,有些几十年换来的好口碑的刊物很可能就会因为这几颗老鼠屎,身败名裂。


    五、警惕失德诗人回炉。“德艺双馨”应该是每个诗人的理想追求,现在问题是,我们看到某些诗人,你说“艺”也“艺”不出个啥名堂,连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破防了,这些失德之人,在曝光之时,沉默不敢发声,风声一过,好家伙又是条好汉,又能在诗坛上讲诗歌谈诗歌——中国诗坛风气之下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在台上津津有味讲着诗歌的大师竟然是个抄袭者!一些有资源有门路的“失德”诗人,时间是他们的“解药”,那会冲淡他们的罪行,时间一久等人们不记得了,他照样可以东山再起,这种不要脸的伪君子,我们见得太多太多了。因为目前我们的诗坛,对于一个诗人的道德层面,只能靠诗人的自觉,外部监督和惩戒措施几乎为零。


    六、警惕诗歌评委拿奖。你甚至会发现,这些诗歌评委今天还在这里颁奖,明天就到兄弟省份那边去拿奖。一边参评一边拿奖,这是诗坛很奇葩的现象。越来越多的读者对“诗歌评委”这个词语持不信任的态度就是这样,感觉他们就是台上操控内幕的那群人,那群让诗歌失去原有意义的人,因为从最终评选的结果来看,他们选出的大奖往往会令人吃惊。但是他们依旧是诗坛上话语权最多的那群人——“今天你拿奖、明天我拿奖”也就成为诗坛上靓丽的风景线。


    七、警惕跨界写诗的人。写小说的也来写诗了......越来越多的人跨界过来写诗——诗歌好写啊,回车几个摁就是诗歌,有门路的回车几下就能登刊上报不亦乐乎,这还写个啥小说?写诗歌周期短来钱快,关键是也没几个人读,读了也没有判断好坏的标准。只是,不是每一个写得好小说的人,来写诗歌就一定能写得好,一味强行跨界分行,只会闹一场场笑话,这样的笑话,正在上演,很多很多了。


    八、警惕圈子诗歌。优质的诗歌圈子能共同进步,但是,太少了。眼下中国诗歌圈子,很卷,都在“卷”一年上了多少个大刊,“卷”认识了哪几个诗坛大佬主编编辑......真正意义上的诗歌交流越来越少,吹牛互捧倒是日常,你在圈里要是不互相转发个推文不互点个赞,会不好意思,当诗人混都成这样,也就这样了吧,别指望其他了。当然,圈子诗歌的好处就是,一旦圈子其中一人得了势或者有了门路,圈里的人就都能组团上刊、一同“发财致富”,这是有些诗人能快速登上大刊的快捷途径——这里有个关乎“生死”前提,你要丢掉诗人的气节、文人的骨气、有时候还要跪舔和捧臭脚,直到成功进入圈子。


    九、警惕韭菜诗人收割机。韭菜诗人,多是刚入诗坛、满怀文学梦想的小菜,或是退休后虚荣心满满、啥也不缺就缺点名号的的老干部,于是各样的韭菜机器就出现了,各类诗歌大赛、野生诗歌荣誉......你就不想想,花那几百来块钱,换来的是家人在淘宝上买来的十几块钱的奖牌,这值吗?有买就有卖,现在收割韭菜诗人太容易了,一个号称宇宙级别的诗歌大赛,可以靠点击、打赏选出优胜者,一人参赛,全家转发.....这些韭菜机器还很吃香,甚至可以连续搞个六七届,收割一批又一批的韭菜诗人。


    十、警惕中国作协会员。这年头,诗坛曝光的抄袭者十有八九,是作协会员,这是白纸黑字的铁证。每年都有几百号人加入作协,倒也不指望产出些什么脍炙人口的作品,但是我们衷心希望至少不要出来祸害诗坛,做恶心诗歌的帮凶。哪怕是被曝光有不良作协会员干苟且之事,我们也指望作协也能出来点点下,威慑一下也好,只是,没有的事情,作协每每这个时候就让人感觉没这个组织存在过一样。作协的确是个神奇的组织,有的人一边骂着作协一边还申请加入作协。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