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百家争鸣 >> 《迁徙》:在迁徙中加固人性堤坝
    《迁徙》:在迁徙中加固人性堤坝
    • 作者:雪樱 更新时间:2024-05-27 10:48:4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798



     善于打通阴阳两隔,让生者与逝者对话,并来回自由穿梭,传递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讶异和奇幻,这就是大凉山彝族作家阿微木依萝独特而轻盈的“招魂术”。


     她的中篇小说《迁徙》,依然延续这个精神传统,氤氲野生而魔幻的气息,小说围绕主人公受好朋友邀请,为逝去的爷爷喊魂,这期间的生死对谈与患得患失,构成了小说的叙事底色。


     现实面前,永远不要低估人性的可能。阿微木依萝特别擅长刻画失意的小人物,酒鬼、光棍、微恙者、单亲家庭、失独夫妇等,他们没有多少钱,生存环境恶劣,但是总有一束摇曳的微光,点亮他们的前方。这部小说比以往更进一步,触及到双向的拷问。如果说她以前的小说侧重展现生者的喜怒哀乐,那么这篇小说则侧重逝者的心境变迁。已经入土的妻子爱上了读书,又再了婚,世俗眼中的“不可思议”,实际上是被忽略的自己,作者以嘲讽和反叛的手法呈现人性的景深,在川流不息的生命迁徙中加固人性的堤坝。


     朋友为爷爷喊魂,原来是为了改变风水,当生者的意志和生存的困境寄托到故人的方位时,这不仅是世俗迷信,更多的是精神的空虚。阿微木依萝着墨最多的是心灵的“迁徙”。一边是孙子让逝去的爷爷迁徙回来,甚至搬出山林、弓箭、野鸡的回忆作为引诱,一边是爷爷犹豫不决的两难选择。爷爷以新来者身份,骑白马进村子时要过关卡,卡片上的二维码瞬间被打回原形,很快他消失得无影无踪,凸显传统与现代之间难以逾越的沟壑。而朋友吉克的离开与爷爷的迁徙形成上下互文关系,“每个人都应该去苦修,去求自己的道”。他留下的一张字条,道出小说的主旨,无论如何迁徙,都抵不过人性的嬗变,唯一的皈依就是自己的心灵,那才是永远的老巢。


     不得不说,题目《迁徙》一语双关,既暗合“人生乃是没有尽头的迁徙”,也指向精神的跋涉与觉醒。“当我怀着诅咒之心要她回来的时候,我其实已经不接受她回来了。”这个过程不啻于涅槃重生——人的皮囊如故,内心世界却发生变化,重新遇见另一个自己。


     “所有的魂灵都思念故乡。”阿微木依萝把间接经验提炼总结,转化为共性经验,于“捕风捉影”中定格真相,在“虚晃一枪”中传递善意,她以这种独特而“不隔”的方式鉴照生死,给予现代人以精神启示,找寻到安顿身心的自然路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