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庞雪萍:我的外婆
    庞雪萍:我的外婆
    • 作者:庞雪萍 更新时间:2024-05-28 08:39:4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4330


    印象中的外婆,身材臃肿,长相普通,为人宽容大度,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从我呱呱坠地的那一天起,我的命运便与她紧密相连。

    二十余年前,正是计划生育最严的时候,也是大部分贫困落后地区最重男轻女的时候。不幸的是,我偏偏来到这个世上,偏偏是个女孩。我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他们不忍心丢掉我,便打算等满月了就送人吧。听母亲说,月子里的孩子最为乖巧,都是吃了睡,睡了吃。唯独我不同,白天哭个不停,晚上还非要她抱着看灯,难养极了。现在想来,可能那个小女孩在哭自己未知的命运吧。从前车马很慢,外婆得知我降生的消息,安顿好家里,赶来照顾时,已是我来到这世上的第十天。如何处理我,父母依旧没有决断。外婆说:“既然你们都不要她,给我吧,我要。”从此,她如天神降临,以爱为光,紧紧守护着这个小小的生命。

    出月子后,我便被外婆带回一个遥远的山村,那是我长大的地方,是小时候的家,是后来无数次魂牵梦萦却回不去的地方。一处宽敞的高地,两间土房紧密相连,左边是舅舅家,右边是外婆家。房前有一个大大的院子,院子没有围墙,周围长满了松柏。鹧鸪鸟、布谷鸟,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鸟儿扯着嗓子歌唱。离家不远处有一股山泉,在微微凹下去的地方,形成一汪池水。山泉是那样清冽,水草茂盛地长在池边,鱼儿、小虾、小蟹、浮游生物随处可见,那简直是小孩子的天堂啊。泉水甘甜,那池水也是我们的生命之源。外婆挑水回来,我总用马勺在桶里胡舀,每每舀到小鱼,都激动地嚷着要养。山里果树多,它们的果实往往是孩子们梦寐以求的佳肴。毕竟,家里拮据,能买得起零食的并不多。柿子、桑葚、野桃、八月炸、拐枣、蛇果……每次和外婆出去割猪草,她总会从筐子里变戏法般拿出一两样果子,我吃得高兴,便乖巧地坐在地里等外婆干活。记忆里,小时候的自己不是个特别贪嘴的孩子,但钟爱于“霍霍”外婆的鸡蛋。农村家家养鸡,并非为了吃肉,而是为了卖蛋获得收入以补贴家用。外婆养的鸡格外争气,五六只母鸡天天下蛋,外婆总小心翼翼地拾蛋,攒够一筐让舅舅或者外公拿到街上卖,还不忘叮嘱回来的时候给我买点糖果。自我会走以后,我包揽了收蛋的活。倒不是真的为了收蛋,而是为了喝上第一口生鸡蛋。外婆发现我爱喝鸡蛋以后,也就全权放手,不再盯着筐子数蛋。我奔跑于鸡筐和鸡舍,奔忙于山间和水泉,奔驰于田野和草丛……童年的诸多印象都已模糊不堪,但和外婆在山里的快乐终生不忘。

    快五岁的那年夏天,家里来了一对陌生的夫妻,外婆说那我的爸爸妈妈。听说他们三年前回来看过我,还背生病的我到街上看病,可一两岁的孩子怎么记得住呢。他们热情极了,从包里拿出我从未见过的零食和玩具,一声又一声呼唤我的小名。我贪恋他们的吃食,却从不张嘴叫人。外婆总私下跟我说父母的不容易,让我要多体谅他们。年幼的我不懂外婆的深意,只认为父母就是称呼罢了。没两天,我和外婆被他们接到爷爷家。走的那天,门前树上的知了声高亢嘹亮,仿佛在欢送谁。到爷爷家后,我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外婆的陪伴让我并没有对这个陌生的环境产生一丝敌意。小小的我只觉得外婆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我们在这里住了不到十天,期间,最开心的事莫过于上街赶集。生活在大山里的孩子哪里见过如此热闹的场景,本以为会怯场的我穿梭于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到新鲜玩意如同劫匪一般,直接拿起就跑。母亲在身后拼命地追赶,一边付钱一边道歉。我们在街上逛到了下午,母亲给外婆量身定做了一身衣裳,还带我们去照相馆拍了照。我笑得傻呵呵的,全然不觉外婆一黑再黑的脸。后来才知,这是我们告别的前兆啊。没几天,爸爸妈妈带着定做好的衣裳,送我和外婆回家。外婆一直闷闷不乐,我却沉浸在美味的零食中丝毫不觉。父母陪我在家里又玩了几天,在外婆的一再开导下,我终于肯叫妈妈了,他们高兴坏了。我的外婆,却越来越闷闷不乐了。

    一天清晨,我在颠簸中醒来,下意识叫外婆,睁眼一瞧却只有父母的身影。我不在家中,而是在不知去往何处的车上。我大声地哭喊,我说我要回家,我要下车。父母说,我们就是带你回家的。小孩子怎么闹得过大人呢?我再次被带到了爷爷家。没有了外婆,这里,只是

    爷爷的家。我哭闹个不停,半夜在梦里啜泣,他们还是带走了我。他们只想带走我,如同当初只想丢下我一般。断崖式的分离,我甚至没有和外婆说一声再见,难以想象外婆是怎样的难过与不舍。我第一次坐上了火车,只是再也没有精力去好奇,去探索。一路叫着外婆,一路大哭,哭累了便沉沉睡去,梦见外婆,又猛然哭醒。爸妈或是恐吓,或是安慰,都无济于事。终于火车到终点了,那是一座南方的城市。是父母当年撇下我后,打工的地方。他们给我找了幼儿园,送我去读书。妈妈没有工作,在家里做饭洗衣,给我辅导功课。一有闲暇时间,他们会带我去儿童乐园玩旋转木马,去大超市买好多好吃的。我和妈妈相处时间长,她对我的照顾也算无微不至,我慢慢接受了她。直到有一天,妈妈不再接送我上下学。五岁多的我,每天自己定闹钟起床,洗脸刷牙,从存钱罐里拿出一块钱,走十来分钟到车站,花五毛钱买一顿早饭,剩下的五毛钱留着明早再用,等待校车来接。下午放学,校车把我们送回车站,我再走路回家。我不知道不上班的妈妈为什么不接送我,我从没有问过她。在父母看来,我懂事、独立、听话,只有我自己知道寄人篱下就必须这样。年少的我无数次在心里祈求自己快些长大,这样就能回到外婆的身边。上天仿佛听到了我的祷告,终遂了我的心愿。

    由于农民工子女不能在当地参加中高考,父母只好托关系将快中考的我转回家乡。细细想来,与父母在一起生活了整整十年。我脑子里想的不是离愁别绪,而是难以抑制的与外婆即将重逢的喜悦,漫长的岁月在此刻也不过弹指一挥间。母亲送我回来,替我办好入学手续。上学前两天,刚是清明节,我和她去看了外婆,去给已经去世的爷爷烧了纸钱。十年里,我曾随父母回来过两趟,一次是为大舅的葬礼,一次是为爷爷的葬礼。来去匆匆,总来不及与外婆好好相聚。与外婆最常相见的地方,依旧是梦里。突然见到真实的外婆,我呆了又呆,一时语塞。她比印象中的外婆老了,身材臃肿了,头发稀疏了,腰也压弯了,唯一不变的是她手上炽热的温度。她紧紧拽着我的手,说“你回来了,我给你找点好吃的。”我被她拉进卧室,她在一个破旧的针线筐里一阵翻找,最终找到一块破布,包着什么东西,里三层外三层。她急迫地打开,里面是一小包达利园蛋黄派。她说这是我一个娘娘给的,她舍不得吃,便给我留着。她的话如甘霖降至我久旱的心,这样小心翼翼的牵挂让我不知不觉间湿了眼眶。小孩子的心啊,总容易被打动。我小心地拆开包装,一口一口地品尝,真甜啊!我终于回家了。和母亲去学校的那天,又是一个清晨,我挥手让外婆别送了,心里如蜜一般。母亲还要去打工,外婆又住得远,我只能住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毕业吧,暑假可以回家好好玩一玩。

    从小独立自主的我很快适应了新学校,认识了新朋友。大城市的教学水平比这小乡镇不知要好多少,成绩本就尚可的我在这里更加出类拔萃,轻松地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那年暑假,是我人生最轻松,最欢快的时光。中考一结束,我便收拾行囊,坐上大巴,到街上再走10余里山路,踏着余晖伴着清风,快步朝家赶去。到家时,天早都黑了,外婆见到我,无比的惊讶。她急切地问:“天这么黑,你一个女孩子走山路多危险啊,遇到危险怎么办?为什么不明天再回来呢?走了这么久累坏了吧?你想吃啥?我给你做......”我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外婆便拉着我进了屋子。在外婆眼里,我永远是个需要关心,需要爱护的孩子。外婆年龄大了,养不动猪了,儿时记忆里的老黄牛也不在了,只有鸡圈的鸡倒是不少。我又承担起拾蛋的重任,只是受不了蛋的腥味,不再喝生鸡蛋了。我也像外婆一样,把蛋一个个仔细放好,存够了亲自拿到街上售卖。卖蛋的钱外婆总让我留着,她说女孩子大了,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夏天真热呀,房前的知了叫个不停,惹得人心烦。傍晚山里的蚊子一股脑地涌出来觅食,外婆一边焚烧艾草熏蚊子,一边拿着蒲扇给我扇凉。晚上我和外婆一起睡,旧时候的土房子凉快但是墙上虫子多。那些虫子趁人睡着后咬人,像蚊子一般吸血,我总在被咬醒后难以入眠,身上到处长满了疙瘩。外婆看了心疼不已,第二天早上她早早起床,去挖了好些野生的狗腥草,她说用狗腥草熬水洗澡,可以消炎解毒。我洗了以后果然好了很多,于是外婆每天都去挖狗腥草,乐此不疲。我就像一个宝贝被外婆仔细地呵护着,我时常在想,如

    果她是我的妈妈该有多好呀!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我要进城读书了。进城的班车只有一趟,为了赶车,只能大清早出发。早晨五点的天还有些暗,外婆不放心我一个人,陪我走了一段又一段。外婆真的老了,走了不多时,我就听见她喘气的声音。我让外婆回去,她轻轻地说:“天这么黑,我不放心,再送送吧。”直到天边露白,我再次让外婆回去。我怕她送得太远,一个人回去孤独。家里的黄狗不知道从哪冲出来,和我摇尾告别。也好,有它陪着外婆,我也不用太担心了。我说:“外婆,天亮了,你回去吧,我可以自己走,等我放假了我就又回来了。”外婆嘱咐我在学校一定要吃饱饭,要好好学习,不要太牵挂她。她站在一棵大槐树下,目送我离开,她说等看不见我了,她就会回去。我想,当年父母带我离开时,她也是如此罢。

    离父母远了,他们反倒变得重视起我来。高一没上多久,父亲就回来在街上修了房子。他们说我一个人在家里读书,没人照应,他们不放心。父亲让外公来给他看守材料,让外婆也来街上,以后住新房照应我。外婆不愿来,她离不开那生活了六十五年的故土。我兴冲冲跑回家,央求着外婆,外婆终究心软了。我替外婆收拾了一大包行李,她的衣服,她的针线活,甚至一片布,她都舍不得丢弃。老黄狗得牵着,鸡圈的鸡让邻居给照看着吧,猫也得带着。可走的那天,猫不在家,我们到处都找不着,最后只牵着黄狗离开了。到了街上,我们先借住在三伯父家中。我开心地上学去了,以后每周末我都有家可回了。父亲和外公忙着修房子,外婆给他们做做饭。每到周末,我都迫不及待地跑到车站,坐上回家的车,心里无比激动。我和外婆依旧睡在一张床上,分享学校的趣事,我交到了什么朋友,我喜欢哪个老师。外婆听得很认真,也会与我聊一些家常,不忘再叮嘱几句好好吃饭,好好学习。每次上学要走的时候,外婆总送我出门,目送好长一段距离,就像那次大槐树下一样。我背负着外婆殷切的期望努力地学习,认真地吃饭,健康地成长。房子修好了,我们终于搬到新家了。父亲又要出去了,他说他和母亲知道我的心结,这下有了外婆的陪伴,以后要专心学习,我第一次对父母有了改观。

    外婆总说她老了,没用了,照顾不好我。可是她永远不知道她的存在本身就是股强大的力量。我只想刻苦学习,以后有出息,挣许多钱,带外婆去享福。高中的三年在别人看来是枯燥乏味的,是漫长无比的,是不堪回首的。在我看来,却弥足珍贵,转瞬即逝。高考很顺利,最终我被湖南一所不错的大学录取。那年暑假,父母让我去他们的城市过。我不愿意,虽然与他们三年未聚,可我更想陪我的外婆。外婆第一次苦口婆心地劝我,她平静地诉说父母的难处,在飞逝的光阴里替我搜寻父母的爱。我似懂非懂,只知道了小时候自己吃的是最贵的奶粉,大些上的是较好的私立,现在住的是崭新的楼房。或许,父母曾做错过选择,但他们一直在弥补。最终我同意去父母的身边呆一个月,剩下的两个月我要和外婆在一起。我想去街上的补习班里赚钱,父母和外婆极力反对,他们都说以后干活的时间长着呢,现在好好玩。

    暑假结束后,我就要出省读书了。第一次出远门,外婆格外担心。她让外公给我看一个适合远行的日子,还特意包了一个红包,说是图个吉利。出发前一晚,外婆辗转反侧,她的嘴里甚至不停地嘀咕着什么。我贴到外婆嘴边,只听见:“天上的神仙都保佑她平平安安的”当时我只笑道七十有余的外婆越发迷信,却不知她心中的万般不舍。上大学后,父母依然在外奔于生计,每年过年都只有外婆外公和我,虽略显冷清但也安稳。这样的生活持续到大三,清楚地记得那是18年的暑假,外公突发疾病,离世。处理完外公的后事,父母决定把外婆接到他们打工的城市。我跟父母一起,护送外婆前往那个她从未去过的地方。这是外婆第一次离开家乡,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那年冬天,外婆毫无征兆地走了。临走前几天,外婆总说身体不舒服,我和母亲将她送往医院检查,医生说是高血压。外婆身材偏胖,得高血压也有些年了,常年吃药,从未出现过什么大问题。我们抱着侥幸心理,想着住几天院就好了吧。出院后,外婆果真精神了许多。我喜欢拉着外婆在江边散步,听她讲那些年的故事。走累了,

    我们便坐在河堤上休息。外婆时不时讲一些父母的事,我心知她想弥合我与父母的芥蒂。我告诉外婆,自父母接她过来,我便没有丝毫怨言了。她说那她就放心了,我竟没有觉察她的异样。看着外婆颇有精神,我们逐渐掉以轻心。父母出去买东西,我在床上追剧。外婆说她想上厕所,我居然鬼使神差没有起身。过了几分钟,我去找外婆,她已然晕倒在厕所里。我实在扶不起外婆啊,拨打120,呼叫父母,呼喊邻居,焦急地流泪。19年正月初六,我永远的失去了外婆。都说外婆好福气,没有受病痛的折磨,走得快且安详。原来,这几天是回光返照。父母挂念外婆落叶归根的心愿,高价租了一辆救护车,将外婆送回。车里太窄,没有我的容身之处。父母怕我伤心太过,劝我别送了。是我接她来这个陌生的城市,又害她客死他乡,我怎能不送她最后一程?我买了第二天的火车,带着外婆的衣物踏上再也没有她的归乡之路。

    外婆走后,我时常梦见她,多是她离开我的画面。每每哭着醒来,才发现外婆早已不在。母亲怕我心理出问题,时常陪着我睡,安慰我开导我,我与父母的隔阂也烟消云散。我终于懂得外婆的良苦用心,她曾经多次弥合我与父母的关系,无非是希望有朝一日她离我而去后,我的心灵还能找到寄托的港湾。我的外婆啊,你养育了我的生命,又治愈着我的心灵,你的爱如细水长流,绵绵不绝,我所具备的所有爱与被爱的能力,皆源自于你!倘若还有来世,就让我爱你如同你爱我一样。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