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方阵 >> 王树立:村庄的梦——致正在消失的乡村
    王树立:村庄的梦——致正在消失的乡村
    • 作者:王树立 更新时间:2023-07-13 08:31:21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6892


    村庄!一个古老神奇的村子寨子,悠久传统,不仅是祖祖辈辈的出生地又是最后的归宿地,矮矮的坟墓,一片坟场。所以,村庄——家国情怀的滋生地又是忠孝俩难全的思念地,而就是这样的山川土地和村庄,才叫家乡故土故乡!

    千百年来的村庄,生我养我的地方,魂牵梦绕的土地,我的村庄故土故乡,大都在偏远落后的山水里,在那遥远的小山村里,渴望富裕梦想腾达——多么美好的中国梦!千万年的梦,在远古愚公移山的神话里美好向往但没实现,而在新中国现当代愚公移山里与时俱进开拓进取,山不过来,我过去!树移死人移活的新时代新征程路上——在中国新农村小城镇建设,移民搬迁,攻坚脱贫战,乡村振兴伟大战略中大美中国美丽乡村遍地开花,但古老的村庄却日益衰败正在消失,一同消失的《消失的小学》!那是故土!那是故乡!那是根!所以,我的中国!我的中国人!我们不仅要建设好新农村,守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守住山水间的家!更要把根留住,留住乡愁!

    这不仅是现在未来时代召唤,更是亿万中国人民千古呐喊———


    ———题记


    一   东坡村的两位老人


    一个我四伯  四娘去世快三十年了

    一个我三伯  三娘去世快三年了

    我东坡村年纪最大的两位老人

    只差一岁一个八十五一个八十四

    亲叔伯弟们一个爷

    但他两家土改解放后五六十年来

    却是对头常吵架甚至打架

    自家的邻里的队下的……

    老弟俩老是对着干你说东他说西

    这不和睦的关系也影响了下一代

    一个村里人我看着长大的兄弟们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

    当时间走进了新世纪新时代

    当村庄凋敝荒芜——

    只留下空巢老人和小孩

    全东坡一百多人只剩下不到十人

    三伯四伯、叔婶哥嫂、娃子们

    空荡了的村庄!走光了的人!

    我每次回去老看见———

    三伯和四伯坐在村口的大路边

    一个里!一个外!

    争吵了一辈子的兄弟

    最后终于坐在了一起

    虽说不在路一边 促膝长谈

    但孤独也最终———

    让他老哥俩彼此有了依靠

    哪怕默默坐着不说一句话

    让时光静静地像———

    他俩中间的一条小路

    静静地流走东坡村的美好光阴

    不再回来的美丽乡村———

    在东坡村两位老人的目光里

    越走越远———

    愈走愈空………


    2020、9、23汝水河畔 和美二中


    二  2021!在乡村的春天里


    大正月初八回大山上坟

    站在亲爱的村庄家门前看

    千把口人的鱼山村!我的故乡!

    千余亩的土地———

    方圆左近十平方公里的田野

    仅两块绿油油的麦田

    在春风里泛着绿波

    多么亲切的麦子———

    多么失落的春天  在荒芜的田野

    扶不起的麦子像扶不起的阿斗

    在2021年的春天里一败涂地

    五谷丰登的田园被包围的麦子

    取而代之的———

    荒草萋萋   野草蔓蔓

    没有庄稼粮草的乡村

    只剩下一个荒村

    城市也开始生锈

    在土地上走失的乡村

    还是美丽乡村?

    绿水青山的家园吗?

    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胜利召开

    全面振兴乡村伟大战略高歌猛进

    2021! 我站在乡村的春天里

    我默默倾听!

    我热烈企盼———

    春风吹绿大地

    吹绿千山万水的家园

    不仅青山绿水

    还有粮食庄稼

    久违的土地

    刨出了金!


    2021、3、5夜汝城  七鱼堂


    三  大地上的家乡


    活着就是冲天一声喊

    大河上下碎碎念

    如何谢自然

    这么多年活下去仍是我的困境

    屋后的楸树   月光碎了

    打铁的父亲  皂角树下

    带灯的人  时间里的母亲

    让我这样诉说她的离去

    一个冬日的下午   回到老家

    路边的树  我身体的一部分

    召唤———我那成长的烦恼

    雨天  即使雪落满舱

    蝴蝶的手指

    早开堇菜的访客们

    独归青山  我看见最美的夕阳

    遇见树   行走花开

    大地上的家乡———

    养一只美狐!

    温暖———夜夜夜夜夜!

    晚风轻拂   秋林逸士

    一只山雀也有它的理想

    一只鸟飞得多高才能真正自由

    天与春秋  在曙云上   流散

    看!飞机———

    再游王坊七巷

    日常生活———父亲的庄稼

    不同的太阳

    向牛致敬!杀羊的理由

    都因为我们穷

    鸭子河边的女人

    外套旧了  只有破洞是新的

    山顶  那些飘香的灯盏

    从《农政全书》回到过去……

    大风刮过祖母的村庄

    被雪藏的故乡

    在台风来临的日子写一封信

    现实!或超现实

    来!我们来玩跑得快……


    2021、12、14汝水河畔和美二中


    四 在村庄里捕风捉影


    村庄里的大树都走了

    村庄里的老人也走了

    这些村庄里的大树和老人

    在我记忆的田野里又走了回来

    大椋子树是奶奶家的

    大柿子树是爷爷家的

    大核桃树是三爷家的

    大皂角树是小奶家的

    大葛花树是小爷家的

    还有后坡北凹的那些树……

    都是村庄里上几辈人栽下的

    现在它们和爷爷奶奶们一样

    一样地老了!走了!

    后来的小生们不知道不记得

    他们可能会在自家或某家的

    堂屋里看见他们的遗像

    或者上坟时看见一些

    早已躺平的黄土堆

    也不知道里面哪位祖人

    一并不知道的还有

    村庄里的某一个地方

    原先曾长过一棵大树

    住过一户人家

    现在却一无所有

    只剩下空荡荡的村庄和田野

    今天!我虽记下了它们

    也只是记住了———

    他们的暮年和我的童年

    在日月星辰的步履中

    叫风越吹越远


    2022、5、31汝水河畔 和美二中


    五  最后的故乡


    在老地方等我的

    已早没了爷爷奶奶和娘

    父亲也来到城市

    村庄里的老房子——

    和过去的老人一样早没了

    空巢的老人和孩子也没几个

    要么到了山外——

    要么去了移民新村!

    我那正在消失的村庄啊

    在山岗上已经荒废的村庄

    生我养我的地方——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里

    在远去的岁月里

    不再回来——

    只剩下几棵古树

    几个房前屋后的大石头

    山坳里一片坟

    在大地上帮我指认坚守

    生命的坐标和最后的归宿

    她的名字叫生死场

    正在消失的村庄和坟场

    最后的故乡


    2023、4、12汝水河畔  和美二中


    六  一棵香椿树


    一棵大香椿树

    三爷家的!小时候吃过

    好吃!香!吃了还想吃!

    但三爷看得紧

    一个小孩子钩不到!树高!

    想偷也偷不了

    那时香椿和臭椿分不清

    去房后掰了一把臭椿叶

    闹着叫娘弄着吃

    大人们都说不是

    不记得最后吃没吃

    后来常去姑家玩

    姑家有棵香椿树

    人家年年春上吃香椿顿顿吃

    很是馋人!人家都有棵香椿树


    50年了!

    三爷家的大香椿树早没了

    三奶已去世30多年了

    三爷也10年了

    2000年我房子正好盖在

    大香椿树下面那块小自留地里边

    10年后!我房后的土沿上

    到处长出了小香椿树娃

    现在都碗粗二层楼高了

    一二十棵!我房前屋后到处都是

    可我又离开大山来到城市

    昨天老婆回老家

    带回来自家的香椿芽

    吃了!真香!——

    香得我有点想哭!

    五十年前那个想吃香椿芽的小男孩

    可怜那个饥饿的年代

    缺吃少穿的岁月

    现在!他早吃上了香椿芽!

    也不愁吃喝——

    可他年年想吃香椿芽也年年吃了

    他知道今天他吃的香椿芽

    都是那棵大香椿树的子孙长出的

    他当年没吃够他爷爷的香椿芽

    没想到它的子孙们跑到他门边

    长出来让他吃可他又离开了大山


    我也是三爷的子孙啊!

    我想念他们——

    三爷!三爷的大香椿树!

    我门边大香椿树的子孙

    年年在春风里绿了无人问津

    当然还有我自己

    两个吃苦耐劳的兄弟!

    一个在五十年前的村庄里

    一个在五十年后的城市中

    还一样想着我村庄里的香椿芽

    那时饥饿!肚饥嘴馋!

    现在还是饥饿!乡愁馋嘴!

    一样地饥饿难忍——

    一个物质  一个精神

    总不能两全其美

    还是如渴似饥


    2023、4、13汝水河畔 和美二中


    七  村庄的梦

    ——致正在消失的村庄


    它说它梦见老爷爷老奶奶

    昨夜里回来了——

    她俩还是走一路吵一路

    把日子吵得叮叮当当


    它说她梦见爷爷奶奶

    昨夜里回来了——

    她俩也是走一路嚷一路

    把牛羊一个个撵回栏圈


    它说它梦见母亲

    昨夜里回来了——

    她是一路走一路看

    它说她回来看看父亲儿孙就走


    它说它梦见了我

    昨夜里回来了——

    我也是一路走一路看

    我回去村子里走来走去


    它说它梦见了所有的人

    死去的远去的村庄里的人

    还有所有的牛羊鸡鸭小猫小狗

    它说它终于在村庄里热闹了一回


    它说它梦见了自己

    昨夜里死了——

    它没有悲伤没有哭泣

    只是在黑夜里静静死去


    它说它看见山下那片移民新村

    还是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还有我在诗和远方的城市里

    想它唱着怀念的歌!


    2023、4、19汝城  七鱼堂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