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殷金来:大地的书页
    殷金来:大地的书页
    • 作者:殷金来 更新时间:2023-11-02 08:58:3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2846


    峡谷锁着一线山口,越往里越宽阔。一山连着一山的森林,错杆搭枝,碧绿幽深。山谷静悄悄的,不时蹦出一句鸟语就更显出山谷的空旷,带着自然的魔力,在山谷之间形成连绵跌荡的回音。我喜欢在这样静得可以听见阳光碎落的寂寥中,完成一次行走。在大巴山的峡谷里,所有有关自然的句子都被无限的修饰。在这样的行走里,就像在浩瀚如烟的书籍里跋涉,自由自在的在书的世界里惬意的放松穿行,沿着蜿蜒的小径,抵达峡谷的深处。


    这条峡谷本身就是一本令人无比好奇欲要探究的自然类书籍。它引着你的兴趣不断的向前,不断地增加阅读的欲望,欲罢不能的想要一探究竟,忘记时间的存在。现在读书大多呈现碎片化的间读,不断加快的生活工作节奏,让时间始终处于高速运转的状态。很少有时间能静静地坐下来专注的对一本书进行深读,不被人打扰,不被紊乱烦躁的声音打扰,不被毫无止息的繁忙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零碎的句子。而在这没有纷扰的地方,可以一直不断的满足自己阅读的欲望,听到水流的声音,花开的声音,风流的声音,自然界一切奇妙的天籁。愉悦,舒畅,身心合一,水乳交融。松鼠在树枝上跳跃,百灵鸟在绿荫里欢畅,碧浪在汹涌的跌宕,它们和人近距离的交流,用它们的语言传递自然界的喜怒。这个世界是一部声光水色的大书,涵盖了万千物种。它们是其中的一个汉字,我全部的身心也置身于其中,成了它们中的一个汉字,一颗微粒,组成了这部书不同的意义和章节,成为代表着不同生命的物种。


    峡谷里的天空镶嵌在天宇的屋顶,像透明的湖泊,盛着一泓深蓝。万丈霞光从山凹里喷薄而出,山峦和河流在阳光普照下宛如一幅水泼的画卷,令人迷醉留恋。那些层层叠叠,一座比一座高过的山峰,在近与远的地方跳动,欢呼雀跃。这是宇宙留在大地上的诗行,在天地间匍匐蜿蜒起伏连绵,网进所有瑰丽的色彩和词汇。这是大地书的扉页,插图和题款。此刻大地书熠熠生辉,带着神的光芒,普照着所有的生命。有一种力量在膨胀,在升腾。世间的万物都在这母性的神性里孵化,蜕变。大地上所有的一切都拥有了开化和灵性,从洪荒混沌之中苏醒过来,有了睿聪和智慧。世间在肉眼可见的细微里变化,从微粒到一座大山,从一个细胞到参天的巨树,在一分一秒的时间里变粗变高,将生命的窄口撑开一片浩瀚的宏阔,化为巨大的物象。然后再打开一本书,那些生命就变成了文字在书页里蠕动,在心灵间飘出氤氲的纸墨的香味。晨烟岚霞从谷底开始散发,形成云蒸霞蔚的青纱,阳光落在上面,文字闪烁,温暖如玉。这一刻文字是鲜活的,是朴素的,是盛开的,每一个文字都被赋予了大地上的一个符号,一缕阳光,一滴雨水,一瓣雪花,一只从天空飞过的候鸟,一条小溪里的鱼儿。


    一条峡谷是一条通向天空之城的甬道。一本书是通向人生之巅的石阶。拾阶而上,是踩着前人的财富一点点攀升,这是人生的峡谷,从底座迈向高处的过程。


    我迷恋大地上的一切,喜欢一个人站在大地的某个角落,看大地上的日出日落,欣赏天幕盛大华丽的演出。


    黎明破晓时,大地在掩卷思考,显得深沉而睿智。村庄,集镇,城市,河流,群山,森林都在它的字里行间潜深伏隩。上帝之手在星星都隐没之后,迎来了诞生,翻开了那本天之大书。在上帝的有意为之里,有的地方一览无余,有的地方叠峦层嶂。有的地方丰厚隆重,有的地方贫瘠浅薄。但它们此刻都有着看不透的神秘,在雾霭遮掩之下,将视线变得遥远模糊。要想读懂这本书,就要沿着大地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不停地向下阅读且深入的阅读下去,直至大地的内部。早晨的太阳是大地书的书签,从书的首页开始“哗哗”的一页一页的翻过。大地舒缓的打开,太阳在它的每一个需要停顿小憩的地方搁上自己的书签,在每一匹山川,每一处平塬,每一个村庄,标记着阅读的注释,圈阅着自己的思考和疑问,直至慢慢的合上。


    夕阳坠落,全身疲倦的时候,我会静静地坐下来,放下书本,看窗外那一轮阴柔的落日。薄暮的光晕为大地镀上了一层月晕的烟霞,迎接着夜的来临。我眺望着这片暮色苍茫的大地。这片大地就是一本放在这天地间的大书,这间书房就是无边无际的宇宙,河是它的横线,山是它的插图,绿是它的底色。我读这本大书,是看它炫目的落日,是它的震撼与肃穆。落日为书镀上了一层金边,落日就像一粒向日葵在沃土里生长,热烈奔放。蜿蜒的河流在书本里曲水流斛,涌动着成熟蓬勃的思想。此刻这本大书,正在慢慢的合上。太阳书签夹进了大地的书缝中,落在了大地的衣袖里,只留了一丝绸红。月儿被捧了出来,月亮是大地的灯盏,在云层里散发着清辉。借着这盏灯,读下去吧。大地欲将睡眠,天地都朦朦胧胧的隐退。静谧中,所有的声音都变得神秘,摇篮曲一样在夜空里摇荡,温情,慈柔。文字缥缈而遥远,从天宇的每一个角落汇入,产生着无比巨大的力量,形成看不见的旋涡。我慢慢的合上眼睛,这本大地的册页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宇宙,意境深远,辽阔。我把自己完全放置在一片虚空之中,似有似无的能触摸到书页的一点边界,捕捉到某一丝灵光的瞬间。


    我喜欢大地的早晨。早晨的大地就像一条铺满鲜花但无比寂静的迎宾大道,听不到脚步的匆忙,听不到迎宾的礼乐,只有深邃如许,只有大地的琴音“咚”“咚”的在心灵里叩响。从早晨开始聆听大地,捧起书本,开始朗诵,从早晨开始在书本里阅读人生的第一个句子。它是大地的早晨,它是人生的童年,少年和壮年。它是我内心一片洁净的大地,是“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懵懂轻浅;“仲春遘时雨,始雷发东隅。众蛰各潜骇,草木纵横舒”的惊天春雷;“无限残红著地飞,溪头烟树翠相围”的春深草茂。


    我也喜欢大地的暮霭。繁华过后,一切归于宁静,归于沉熟。这是自然演绎递进的一个层次,经历了所有的起伏荣辱,大地就唯余天高地阔苍茫无垠。它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从肤浅走向沉沉,走向人生的大幕。锋芒顿敛,谦逊雍容。就如薛宝钗在《雪竹》的诗句“君子本虚心,甘自低头伏,”这是人生的博大,是人生更高一层的境界。


    我阅读这些书,就如同站在大地的扉页上,站在大地高耸孤立连绵不绝的大山峻岭上。我读过的这些书,有溪流的潺潺,有碧浪的呼啸,有湖的秀美,有土地的深厚,有雷霆暴雨的刚猛。它们在喂养我,喂养一棵树,喂养一片森林,让每一处山地都有硬邦邦的脊梁隆起,每一块山林,都枝繁叶茂。


    七岁或者更早时,我开始阅读大地的书页。那时我只能在大地的书页上看见水窝石子和蚂蚁,蛐蛐和蚯蚓。后来,能阅读到大地书页里泥土的芬芳,看见花草的根须感知到土壤的肥瘦。再后来,能从一声鸟鸣里看到四季的画面,聆听到风霜雪雨的音乐,春华秋实的丰茂。再在后来,能从农人的一锄泥里,知道收成,知道油水的厚薄,体会到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艰辛不易。而现在,我看见的是大地播下的一粒种子。一粒种子,就是大地上一个耀眼的文字,它会繁衍成一个段落,一篇诗经里的《甫田》。这个过程,就像我从启蒙课堂,开始的一段成长。然后再把最隆重的仪式,把粮丰物茂敬献给这片脚下的大地。


    乡里的农人经常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那是农人对知识的敬意,那是书本在这片土地上的高贵。那时我并不喜欢读书,爱逃学。我喜欢在田地里捉蝌蚪,在水井里逮蜻蜓,在紫色的洋芋花间扑捉蝴蝶,在麦垄里睡觉。看父亲挥舞着锄头一锄一锄的翻掀着大地的书页。父亲的姿势像众多的农人一样一笔一划的在土地上书写,雕刻。字里浸润着汉水,浸润着希望,浸润着执着。他们的字龙飞凤舞,汁浓饱满,在沉甸甸的麦穗上金光四射,在玉米的尖嘴上雀口饱胀。父亲对我说,你的书不在这儿,你的书在老师的黑板上。黑板是我的大地,教鞭是锄头,那些文字和公式就是这大地上的良田村廓山水湖泊。那些曲线和直线就是这大地上从横密布的道路,是人走过的痕迹。


    大地书是这片辽阔的土地上一直需要读下去的书籍。


    那些农人一天天在大地上书写。每一块土地都是一纸书页,每种完一块土地,就是把自己的生命和热爱写在了这块土地上。这些土地,是他们的谋篇布局,是他们的构思,是他们对土地的理解,是他们的传承。他们在土地里耕耘,播下种子,要在这土地里提炼出精华。土地上阡陌从横,彼此交错,蓊郁葳蕤,那是一垄垄诗行,是献给土地的情诗。那些错落有致的屋舍,高低起伏的楼群,涓涓流淌的堰渠,是无数的文字在大地上建造的街巷和集镇。


    大地是农人的书,大地上的一切庄稼和牲口是农人写下的,我们是这部书的读者,同时我们也将写下属于的自己文字。我们接受着大地的馈赠,沐浴着大地的恩宠,同时我们也将被这大地上的文字收录湮没。


    我喜欢读书,喜欢在大地上读书。在淅淅沥沥的雨中读着“好雨知时节”,在春风拂面的温熙里读着“二月春风似剪刀”,在五黄六月万木葱茏的烈日下读着“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在稻花香里听取“蛙声一片”。地气从脚下涌遍我的身体,让我变得通透而纯粹。这样读书,我总是把自己想象成一粒种子,在大地上落下,落在耕耘的土壤。埋头于书本,在字里行间徜徉,就像走在大地这些崎岖不平错综复杂的路上,探寻,追溯。在父辈的文字里,写下属于自己的文字。书是字的建筑,就像森林河流山峦构成了大地的骨架。那是大地的骨架,也是父辈的骨架。我们在大地的书页里,看见的是大地的光芒。


    如今我读书从逼迫变成了一种自觉。读书是学问也是生活。它为我提供技能,提供谋生的手段,它是我工作的支撑,同时也让我自身不断地推陈纳新。就像这大地上的河流,没有流动,就没有变化,没有新的水源让它变得汹涌激荡。人生的高度,就是一本书籍的厚度,山的高度,就是土地的厚度,我们在大地的高处,看见的是更远的地方。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