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章德益:早年住过的石头房子(外二章)
    章德益:早年住过的石头房子(外二章)
    • 作者:章德益 更新时间:2024-05-31 10:04:13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7645


    石头垒成的庞大屋子,在晚上皱缩成一只坚硬的核桃壳。

    那夜,你听到敲门声,仿佛外面有人在……砸核桃?

    不,那是雷声!

    于是,你静下心来,像一片核桃仁藏在深深的核桃褶皱里,享受绝对的安静。想,多么好,一个人的硬壳!一个人的隐忍!宁愿做一枚小小核桃仁藏在自我的坚壳里,被自我包围,被孤独包围,被心包围……


    字的经历


    我的骨骼被某种物体重压,重压,终至被压紧成一个字,一个绷紧的字。我在这个字的内部反复挣扎,挣扎,抗拒着这字的变形与扭曲。抗拒着这字的定型与固化。但越挣扎越紧,越挣扎越小,越挣扎越碎片化……我停止了挣扎。因为我知道,我已成了这个字的替身,或者说,本身。一个源源不断仿制自己重复自己的生存模具!

    晚上,头上的灯光亮起。隐隐看见一本词典从半空中俯瞰我,宛如一座庞大的空中堡垒,一座天上的旅舍,一座五光十色的轮盘赌场……

    一座卡夫卡留下的遥不可及的城堡。

    词典在上。我在下。

    我从词典的阴影里立起来。我已面目全非。


    书房的主人


    书房的主人关了灯就走了。一只小狗跟着他出了门。

    街上一排排橘红色路灯开始发光,照耀着似乎热闹又似乎冷寂的街道,也照耀着他飘动的白发与佝偻的影子。他缩着头,缩着肩,远看好像没有头没有肩。好像他把头颅与肩膀省略掉,以便减轻走路的负担。

    他摇摇晃晃地走,踉踉跄跄地走。慢慢地走。他牵着的小狗突然毫无缘由地叫了起来。他并不吃惊。因为,他早已习惯了这世界的毫无缘由。他依然在走。

    缩着头,缩着肩。仿佛没有头颅,没有肩。没有……脊椎。

    在这个秋风吹落万物的夜晚,要头颅与肩膀甚至脊椎又有什么用呢?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